By David S.G. Goodman

Published October 22, 2013

 

Sydney–Much is expected of China’s growing middle class. Since 2002,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embraced the idea of expanding the middle class so that it becomes more than half the total population by 2050 in order to encourage consumption and to ensure social stability. For China’s urban population, middle-class growth is the promise of increased prosperity and a consumer society. For the rest of the world, an expanding middle class in China suggests market demand to be fulfilled and through their understanding of social history in Europe and North America, the prospect of a democratic China.

The common belief of the last 20 years outside China is that economic growth, a growing middle class, and the rise of entrepreneurs inevitably lead to democracy. Everyone knows democratic countries do not go to war with each other, and that a democratic China means thereby less of a “China threat.” (Read the rest of the article)

中国中产阶级尚未成气候 www.creaders.net 2013-10-24 23:01:28 万维读者网 [1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万维读者网记者江夏编译报道:悉尼大学中国研究教授古德曼(David Goodman)10月22日在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发表文章说,预料2025年时,中产阶级将超过中国人口一半以上。而从2002年以来,中共已经在接纳更多的中产阶级理念,以便鼓励消费,确保社会稳定。

中国城市中产阶级的成长,增强繁荣,保障消费社会。越来越强大的中国中产阶级,可满足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需求。过去20年来,中国以外的人根据欧洲和北美的社会史,通常相信繁荣的经济、成长的中产阶级、崛起的企业家阶层不可避免地将导致中国民主化。然而,中国的社会-政治经验和欧洲及北美完全不同,中国中产阶级不太可能成为欧洲及北美中产阶级的中国同类物。中产阶级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形态,说它等同资产阶级、专业及管理阶级、有闲阶级、富裕阶级都可以。中产阶级导致自由民主的观念,来源有两个:一是美国社会学家摩尔(Barrington Moore)的著名论断:“无中产阶级即无民主”;一是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的观点:复杂社会产生中产阶级,他们要求政治多元化。

中国既不是很发达的国家,也不是资本主义国家。预料2013年中国的人均GDP只有9,300美元,约等于苏联1989年的水平——9,211美元;而同年美国的人均GDP将是50,700美元,英国将是37,500美元。中国虽然发展了一些资本主义因素,但仍然不是资本主义制度。1978年中国开始改革,成为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体,在城市经济中存在巨大的、日益成长的市场化部分。与此同时,国营经济保持着政治优势。

国营企业现在只产出GDP的25%,剩下的经济产出虽然常常被认为来自民营企业,但其实并不是。存在一些民营企业,但大多数企业是公-私合营的,即使贡献了15%GDP的外资企业也是如此。而且在所有注册为私营公司的企业中,约25%实际上是国企母公司的子公司。

中国当然存在私人财富,据估计2012年拥有按美元计算的212名亿万富翁、100多万名百万富翁,比预期的少很多。统计显示私营企业主只占劳动力的1.3%,自雇个体户占劳动力的9.5%。个体户雇佣的员工可以多至8人,私营企业主雇佣的人更多。但大多数自雇者并不是小企业主。他们大部分是为自己打工,如经营小商店、小摊档等等。即使很多注册的私营企业规模也很小,大多属于非正规经济范畴。

上述两种企业主的形态,和专业及管理中产阶级非常相似。尤其私企老板,多数属于专业及管理中产阶级。反复的调查发现,三分之二的私企老板以前在党国体制内工作,其中五分之一原来是党政领导官员。今天多数专业及管理阶级成员仍然像以前一样,在党国体制内工作。他们分布在党政机构和卫生、教育、社会福利领域。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中产阶级确实壮大了,但目前仍然相对较小,只占劳动人口的12%。

当创新、专业、管理中产阶级像目前显示的那样,向党国体制靠拢,那么党国确实可以指望他们效忠。现在约有40%的企业主是中共党员。他们多数以其他方式参与政治活动,如充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地方政府组织等。党国体制内的专业和管理中产阶级,获准保持终身制,与经济改革不符。他们还是1990年代中期开始的住房私有化的受益者,获得津贴成为以前居住的公房的业主。

对中国中产阶级的研究一再显示,中国不仅缺乏对现政权的政治反对派,而且党国体制还能获得某种程度的支持,在困难条件下运转。是存在批评,但那是在现行体制内渴求更高的效率和社会正义,而不是要改变现政权。